“尼日利亚复仇者”重创原油市场

日期:2016-07-08    编辑:能源编辑小组    来源:U赢电竞-Uwin电竞-dota2c5【老品牌信誉有保障】
最近,尼日尔三角洲又现新动荡,可谓“祸不单行”。如何解决南北安全挑战,为实施经济多元化提供良好的环境,正在考验着穆罕马杜·布哈里政府的勇气和智慧。

  一个自称“尼日尔三角洲复仇者”反政府武装组织让非洲产油大国尼日利亚吃尽了苦头。今年3月,“复仇者”组织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它以频繁袭击阿吉普、壳牌、雪佛龙、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等公司的油田和输油气管道为主要手段,与政府对抗。受其影响,尼日利亚原油产量已跌至20年来最低点,从220万桶/天大幅下降至150万桶/天,非洲最大石油生产国的头衔也让给安哥拉。“复仇者”组织对油气设施的袭击,使得因低油价一蹶不振的尼日利亚经济雪上加霜。如果原油产量进一步下滑,只会与2016年财政预算设定的日产220万桶原油目标渐行渐远,经济前景堪忧。有分析指出,由于尼日利亚原油产量下滑以及供应不稳定,印度、印尼等主要买家也开始寻求其他稳定的供应渠道,尼日利亚在国际原油市场的份额可能会被伊朗等产油国蚕食。

  事实上,“复仇者”组织的出现既有深刻的历史背景,又与持续的低油价,以及南部民族分离运动沉渣泛起有很大关系。

  作为石油主产区,尼日尔三角洲聚集了众多跨国石油巨头,同时也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和重要湿地生态区。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该地少数民族以水、土壤、空气遭到污染、经济社会发展被日益边缘化为由,与跨国石油公司和政府的矛盾冲突就没有停止过。阿巴查军政权曾残酷镇压环保和人权激进人士,引发长时期动荡。由于该地发展较为落后、小武器泛滥、政府安保不到位、政治生态复杂,反政府武装组织多如牛毛。它们经常绑架跨国石油公司的工人来勒索赎金、破坏石油管线和油井,尼日利亚原油生产经常被中断,因盗油引发爆炸、大火造成大量民众死伤的事故屡见不鲜。此前活跃的“尼日尔三角洲解放运动”(MEND)反政府武装破坏力更是惊人,曾使尼原油一度减产50%,政府每天的防控开支高达1900万美元,国际原油市场也不时出现波动。2009年,亚拉杜瓦总统在尼日尔三角洲实行大赦计划,向成千上万放下武器的武装人员按月发放补贴,并对其进行职业培训。其继任者、来自尼日尔三角洲的乔纳森总统延续了大赦计划,南部局势总体上进入平静期。得益于此前一段时期的高油价,尼日利亚经济保持了多年高速增长,经济总量在2013年超越南非成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但是,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第一大国,贫富分化现象严重,石油财富分配引发的矛盾错综复杂。看似平静的尼日尔三角洲,实则暗流涌动,危机四伏。要求获得更多石油受益、治理污染一直是尼日尔三角洲民众斗争的目标。

  其次,油价持续低迷影响深远。2014年年中以来,国际油价暴跌,尼日利亚石油收入大幅减少,政府财政捉襟见肘,对反政府武装人员实施大赦计划所需要的资金出现巨大缺口。在2016年度财政预算中,布哈里政府对大赦计划的资金预算削减比例高达70%,并打算分阶段到2018年要完全停止资助计划。受此影响,一度趋稳的三角洲局势又现新一轮动荡。此外,以前靠回报丰厚的盗油、原油走私为生的人无利可图,生活陷入困境,成为新的不稳定之源,破坏输油管道的活动非常猖獗。今年4月,尼日利亚国家电网系统两周内数次瘫痪,尼日利亚因输油管道遭破坏每天损失的原油高达25万桶。尼日利亚政府不得不动用武力摧毁大量非法炼油窝点,与当地武装组织的冲突也一步步升级。

  同时,尼日利亚民族国家认同面临不少挑战。尼日利亚民族、宗教、南北地区矛盾较为突出。北部信奉伊斯兰教,南部信奉基督教,1960年独立后不久就发生几次军事政变和一次惨烈的内战,军人曾长期执政。进入21世纪,文官政府才逐步稳定住了政权,并形成总统在南北之间轮换的传统。2015年大选后,北方穆斯林布哈里掌权,尼日尔三角洲因前总统、南方基督徒乔纳森谋求连任失败就曾出现动荡。此外,该地区的主体民族伊博族在比夫拉战争后被排除在权力结构之外,但其当年建立的短暂的“比夫拉共和国”的影响却远未消退。相反,在特定条件下,谋求民族独立的呼声得到不少回应。经济不景气令亲比夫拉的情绪在尼日尔三角洲不断发酵。

  总之,“复仇者”组织的出现与尼日尔三角洲的各种矛盾和利益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交集,对其走向还需进一步观察。  (作者:李文刚,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相关阅读
 复仇者 原油 尼日利亚
栏目热点
猜你喜欢
本类最新